TearSnow FanS


【白夜谈】我终于玩了EVE【电子竞技】


题图 / CaesarZX题图 / CaesarZX

昨天,过了太久才重启的EVE国服终于公测了。

熟悉游研社的朋友们都知道,我社有几个庞大的选题宝库,包括但不限于《辐射76》、EVE、《我的世界》、《无人深空》等等。

所谓宝库,是指关于这些游戏里发生的故事,几乎可以按库存量单位(SKU)来计算。它们在一年中会发生很多很多值得一提的故事,等我们写完了,到了下一年,又生长出了崭新的材料。

(其中以《辐射76》为翘楚,它的有意思故事是以周为单位生长的)

这些游戏都有各自的明显特征,要么是MC这种能够无限扩展边界的UGC游戏,要么是《精英危险》和EVE这类本身内容足够芜杂、玩家间的社会性又重,很容易就能产生浪漫感的太空科幻。

但快乐是大家的,我从来没有玩过EVE——或者说,从来没有“真正”玩过。尽管在十年前的游戏杂志上就云过EVE,但那时的我对这么一个看上去就复杂过了头的游戏敬而远之。

国服开了以后,我的同事,有着十年星舰驾驶经验的Kong老师,非常友善地表示,久闻EVE大名但是没玩过的朋友可以来试试,他能充当新手指导。

在别的新手安利里,我还看过这样的说法“不要想太多,被困难吓倒,就当它是一个对话框游戏!”

进入游戏后我发现……它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个对话框游戏,聊天框里充满了各种原始感非常浓郁的新手指引,比如下面这个彩虹色渐变字,让我产生了一种在玩私服的错觉。

至于游戏本身,反而看上去乏善可陈。我知道我还没有玩到绝大多数的游戏内容,但EVE的新手教程部分大致是“去A点杀B怪取C物品”,和MMORPG也差不多。

但我有自己的飞船,听上去多么令人振奋啊!

做完教程,我问Kong老师,“那我现在该干些啥?”

推荐做一下XXXX任务。剩下您就自己随意体验好了!资源方面,国服货币比较膨胀,PVE的话,可能只有忠诚点值钱。

所以,我还是不知道我要做什么。好在EVE里的老玩家——至少在新手出生地招新的老玩家,很清楚我这种玩家的心态,所以做足了准备。

但为什么是女朋友啊我不知道

但为什么是女朋友啊我不知道

这种“我们很欢迎新玩家”的味道,实在是太浓郁而迫切了。想起来我第一次玩正版联机的《无主之地2》的时候,在随机房里认识了一个玩了大概800+小时的老玩家。大佬主动加了我好友,然后问我想玩什么,剧情玩到哪里了,想要刷枪还是快点过剧情?

所有我不懂不明白的地方,只要一开口,他就知道我卡在哪了。在我表明现在的角色不好玩(我大概是选了士兵),想练个新角色以后,他开了个无盾流的跑图魔女角色,用开挂一般的速度带我飞完了一周目全程。

我赞美所有迎新玩家的慷慨。但说句可能略带冒犯的话,在面对一个看上去已经进入生命末期的游戏的时候,即便它的内容很棒,还是会让我有种莫名的苍凉感。《无主之地2》不是一个好的例子(毕竟它只是半个多人游戏),小时候我还玩过一个叫World of Dungeons的DND页游,真的很好玩,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(比如我不方便付费),就忘了它。

在工作后,有次我偶然得知这个游戏竟然还在运营,就重新注册了个账号想要重温一番,顺便加了个玩家群。入群没多久,有人说:

诶,现在还能有新人啊?

想好要不要入坑,这游戏可能快走到生命尽头了。

这是两年前发生的事。今天我又看了看,游戏倒是还在,但是在线人数只有寥寥三百人了。

在EVE初次进入中国的年代,有无数看上去非常宏大的网游从海外落到我们身边。在我印象里的2007年,光通代理了EVE,九城拿下了《激战》,还有盛大的《龙与地下城Online》。

这每一款游戏,对那个时代的国内网游市场而言,可能都是天顶星级别的产品。我对它们的记忆,和ChinaJoy、游戏杂志联系在一起,是一种奇妙的新鲜感,“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牛逼的游戏”的新鲜感。

然后,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成了tears in rain,有些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,比如EVE。

作为一个游戏编辑,我必须感谢这些芜杂繁复的作品为我们带来的故事。只不过有些时候,这些故事听上去既太美好,又太遥远了。
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://pyjyw.net/?p=775 | 2020欧洲杯_欧洲杯赛程_欧洲杯冠亚军决赛

该日志由 ss0012 于2020年04月30日发表在 电子竞技 分类下,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【白夜谈】我终于玩了EVE【电子竞技】 | 2020欧洲杯_欧洲杯赛程_欧洲杯冠亚军决赛

报歉!评论已关闭.